我也不知道我該叫什麽

這裏是朝夕。只會摸魚。很懶。話廢。

落凤:

新剧造型一起走,谁先变美就分手。

“准备上戏了,过来补妆。”

【】半夜搞这个满脑子都在循环“君奉天,大不同,半夜起来打腮红”……有毒。

阿雕ADyio:

倚情天和奇梦人也太好磕了!!

微博磕了一圈在入坑边缘试探😭😭

奇梦人:我的太平饼干成精了

江湖路远不包邮:

搞事文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一个晴朗的早晨,奇梦人站在超市货架前,从奥利奥轻巧脆看到好丽友清新抹茶,又从趣多多大块曲奇看到江中猴菇......突然,他的目光被一个绿意盎然又毫不做作的包装袋所吸引。


他无法形容第一次看到太平饼干时的感受。那两个字好像有魔力一般,仿佛在耳边对他低语:“选我选我选我选我选我......”


奇梦人买下了太平饼干。


回到家,他感到有点饿,于是把手伸向刚买的某绿色包装袋。突然,太平饼干动了一下。


奇梦人一愣。


太平饼干又动了一下。


奇梦人敛容屏气。


但太平饼干似乎觉得动一动不算什么,于是它凭空飞了起来,周身还散发着一道淡淡的光。


奇梦人有点惊讶,但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,也只是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?”


空中的太平饼干晃了晃:“年轻人,感谢你将我召唤出来,作为报答,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。”


奇梦人:“你一个饼干,居然这么好心?”


太平饼干:“你有所不知,我们饼干要想修炼成人,须在凡间历劫,每帮凡人完成一个愿望,这劫数便简单一分。为了做人,我已修炼许久,如今就差临门一脚,年轻人,你可愿帮我?”


奇梦人思索片刻:“好吧,愿望吗?我是一个复出的角色,但我希望能在新戏里突破自我,实现人生价值,你对此有何建议?”


太平饼干从空中慢慢落下,默然敛起一身光华:“要知道,人如饼干,散装永远争不过精装,你既然是复出角色,又想有新突破,那只有一个办法:换包装。换言之,就是加设定!疯狂!加!新设定!”


奇梦人:“我设定不少了,比如身世,七相......”


太平饼干:“那些早就过时了,我问你,现在台面上有和你关系不错的人吗?”


奇梦人:“好像没有。”


太平饼干:“很好,那就先来点感情戏,给你加个生死之交吧!”


奇梦人:“这么随意?”


太平饼干又晃了晃,似是有几分得意,可惜看不到它的表情:“设定都是一句话的事,放心。你这个生死之交也不用有什么剧情,先走走自己的线,然后围着你转就好了。不过既然是生死之交,就要体现生死,你们两个情深义重,但他记忆缺失,你为了大业不得不选择欺瞒他,然后你俩要来个三X断情,当然第三X肯定会被不可抗因素所阻止,最后你触动了他的底线,他对你兵刃相向,他那一剑刺过来的时候你不能躲因为......”


“停一下。”奇梦人打断了他,“这似曾相识的剧情我好像演过。”


“是吗?那就加两个妹子。妹子A是你生死之交的挚爱,为了营造冲突,最后生死之交要在你和妹子A之间二选一。这边他对妹子A念念不忘,那边你和妹子B打打擦边球,当然妹子A和妹子B也要有点剧情,比如她连男朋友都安排好了却唯独放不下她,她受众人唾弃只有她还执意相信她之类的,这样一个简单的四角就完成了!”


“这贵乱剧情我好像在哪见过?”


“迂腐,你眼中怎能只有剧情本身,合格的演员,要透过现象看本质。懂吗?”


奇梦人:“好吧,你继续。”


太平饼干:“感情戏加完了,该想想角色本身了。想要赢得同情分,就要变弱,你要弱不禁风,要我见犹怜,要跑两步就喘,但还是不屈不挠的与邪恶势力作斗争。”


“我都这么弱了为什么还要为了苍生?”


“怎么能为了苍生?你心里没有苍生,你是为了亲友团的托付,为了情,人间自有真情在,懂吗?”


“......”


“当然这种体质是撑不到结局了,所以你要升级。但我们不是升级流爽文,所以这势必会是个虐人的过程,从心理虐到生理,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
“这似曾相识的剧情我好像又演过。”


“不不不,以前虐的是以前的你,现在虐的是现在的你,虽然你还是你,但很大程度上你已经不是你了,所以虐现在的你和虐以前的你没有半毛钱关系,虐是升级的第一动力,对于你来说,连环虐就等于开挂,懂吗?”


奇梦人呼出一口气,嘴角勾起一个商业微笑:“懂了,饼干,谢谢你,你的一番话让我受益良多。”


太平饼干:“哈,听你这么说,我也很欣慰啊。”


奇梦人:“但我觉得你真的不太适合做人。”


太平饼干:“你要做什么??”


……




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,奇梦人站在超市货架前,从奥利奥轻巧脆看到好丽友清新抹茶,又从趣多多大块曲奇看到江中猴菇......最后,他还是拿起了太平饼干。


收银员笑着对他说:“你也喜欢吃太平饼干啊?”


奇梦人同样报以微笑:


“是啊,最近才发现......这太平饼干的味道,竟然该死的甜美呢。”